现在位置:主页 > 设计&生活 > 不同以往的设计旅程

不同以往的设计旅程
文 | 陈艳 插画|王孜   栏目:设计&生活   来源:商业生态   发表时间:2016-01-06   浏览:757

 
文 | 陈艳   插画|王孜

 

      当我们在谈论“设计”时,我们究竟在谈论什么?

      新一季的流行配色?蕴含着高新技术的新材料?独特的造型外观?考虑周到的细节之美?……当话语里夹带“设计”这两个字时,好像谈话的气氛都变得令人激动了起来。

      此刻,你正坐在火车上,与朋友们热切讨论着当下的“新设计”。这时,城市郊外那一堆堆触目惊心的垃圾山进入了你们的视线—报废的汽车、各种颜色的塑料制品、旧家电……你会选择视而不见,继续你们的讨论?毕竟,面对废弃物,或是另外一个更直白一点的名字—垃圾,大部分人的态度就此一落千丈,有谁会喜欢谈论垃圾呢?或者,你们的话题被眼前的景象打断,转而思考起另一个问题—不论当初多么让人心怀激动的“设计”,难道最终都会在垃圾填埋场里显得黯淡无光, 并且结束它们的“生命”吗?


      设计的新命题

      想到这里,你是否感到沮丧?仿佛设计师在为垃圾填埋场出产“好的设计”,而作为消费者,真正消费的东西却是很小的一部分:一点食物与水,其他所有的东西都是设计成让你在用完之后扔掉的。然而,从真正意义上来讲,它们并没有扔掉。在丢弃的过程里,无论化作何物,制造这些垃圾的成分永远不会消亡,也许正渗入到本来没有机会到达的地方,比如有毒的金属留在了土壤里。人类自以为通过巧妙的设计创造了非凡的产品和舒适的生活,却忽略了河流、土壤、大气期待的是怎样的洗发水—当丰富的泡沫被冲入下水道,这意味着廉价的活性剂会夹带着有害的化学物质进入河川、湖泊,甚至污染农田。

      你觉得一切似乎变得更加悲观了。转而一想,假如产品的生命终点不在填埋场?假如用旧用坏的产品能够以另外一种方式继续留下来?—而这, 或许正是这个时代设计师的新任务。不过,与其说让设计师设计出一款“长生不老”的产品,不如说是让他们用这样的思维方式重新考察“设计”。

      于是,“从摇篮到摇篮”的设计理念应运而生。在德国化学家迈克尔・布朗嘉特(Michael Braungart)和美国建筑师威廉・麦克唐纳(William McDonough)的眼里,自然世界是人类设计难以企及的最高境界。樱桃树就是最好的设计师,樱桃树在生长的过程中,并不耗竭它周围的环境资源,相反,用它撒落在地上的花果滋养周围的事物。

传统的设计标准是一个三角:成本、美观和性能,而麦克唐纳和布朗嘉特提出的设计理念,在商业的基本标准之外添加上了这样的要素—生态智能、公正、愉悦和乐趣,他们也欣喜地发现,这正好与托马斯・杰斐逊提出的“生命、自由和对幸福的追求”相呼应。


      作为设计师的“先知”

      这一趟不同以往的设计旅程注定需要连结起更多的力量,寻找旅伴共同到达一个个目的地。如同挪威奥斯陆建筑与设计学院(The School of Architecture and Design)的院长Rachel K.B. Troye 所言,“当谈到可持续性时,我们相信设计非常适合用来提供不同的解决方案,并且这样的设计理念能够很好将不同领域的人才聚集在一起共同合作。”

      可持续设计为设计注入了全新的定义,设计成为了一种方法和思维模式,创造的不仅仅是产品,还有未来。这样的观念并非设计师所特有,当它成为每个人的思维维度时,往往会带来更大的改变。身为记者的丁洁丝(Christina Dean)初来香港时,应该不会想到,自己会随着调查中国服装行业的深入,继而成立一家NGO,全身心的投入到推动时装产业向可持续发展的浪潮中。这项并不简单的任务,促使她带领团队展开与各界的合作,不仅仅是制造商和消费者,还包括设计师、零售商,以及院校、政府部门、非政府组织、金融机构等。

      “可持续对于设计师来说是一种先知。”早在2000 年,席涛就开始了对绿色包装的设计研究,那个时候,诸如绿色包装、可持续设计这样的概念在国内还是个新潮的玩意儿。如今,席涛成了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设计系的一名教授。虽然十多年过去了,在国内的高校推动可持续设计的理念依然并不主流,席涛会在他教授的研究生课程里,增加一些相关的内容。不过,他依然坚信身为一名设计师的责任—要比旁人预先迈出那一步。

      好在,越来越多的设计师、企业、不同的参与者开始踏上可持续设计之路,产品陈列架上多了有趣的新选择:因为材料的可回收性,地毯可以做到“生生不息”,甚至还能通过脚步的摩擦释放出净化室内空气的分子;一些飞机座椅所选用的布料是能够在自然界得到分解的纤维,为土壤提供养分;回收的衣物经过设计师的“再次创作”,摇身变为另外一件紧跟潮流的衣服……

同样是从大自然中找到的灵感。贻贝的黏液可取代目前市面上含有化学毒素的黏着剂;制作西红柿酱的废料可提炼茄红素作为防晒唇膏的天然色素原料……冈特・鲍利(Gunter Pauli)所描绘的“ 蓝色经济”也给了设计师新的启发。建筑师安德斯・尼奎斯特(Anders Nyquist)受到斑马纹的启发,在日本仙台设计了一幢黑白相间的办公大楼,仅靠表面黑白两色交替的物理效果,就能在夏天降低室内温度5 摄氏度。

      这些全新的理念为设计师们提供了一个途径和框架让他们成为一个关键的变革者,并且鼓励他们发挥更大的创造力。想象一下,如果我们设计一种能够释放对环境有益影响的交通工具,我们的未来会呈现出怎样的一幅图景?


      下一个目的地

      如果你已经用上了城市公共自行车,加入了一家汽车共享俱乐部或者穿着“交换来的”衣物,那你就已经成为了循环经济体系的一部分了。如何让消费者轻松参与到这个闭合的体系中,同样需要好的设计力。

      相比重建一件物品的生命周期,设计一个循环发展的社会经济体,需要更大的智慧和图景。位于日本福冈县的“大木町”,经过近二十年的发展,在农业生产的链条上画圆了一个圈,设计出了“回收厨余垃圾—发酵堆肥—有机肥农业—绿色食品消费”的循环系统。在这背后,是一个政府与居民相互合作而形成的社会系统。当然,最重要的前提是,整个社会都将可持续纳入了自己的思考维度。

      曾于2003 年被评为“欧洲最绿化的城市”的芬洛市(Venlo),位于荷兰东南边与德国交界。这座边界小城在受到“从摇篮到摇篮”理念的启发后,决心将这个概念内化为城市基因,推动芬洛市成为全球第一个“从摇篮到摇篮城市”。该市提出一个属于自己的从摇篮到摇篮理念的“芬洛原则”(Venlo-Principles),尝试利用芬洛独有的社会、环境特色,根据摇篮到摇篮强调的物质循环、再生能源与多样性等观念,建造出为后代子孙着想的,改善空气、水、土壤、与能源质量的城市。

      
如果火车驶向的是这样一座城市,你会不会对设计有了全新的认识?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图片看不清?点击重新得到验证码
网友评论 此文章共有 3 条评论
1 игровые автоматы играть на деньги, http://workingtondirect.info - игровые автоматы онлайн на деньги, http://workingtondirect.info - игровой автомат бесплатно
2 игровые автоматы клубнички, http://safe-casinos.info - бесплатные игровые автоматы вулкан, http://safe-casinos.info - секреты игровых автоматов
3 Hello. http://jakshgy773733.us

杂志订阅


BUSINESS ECOLOGY商业生态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转载或摘编!       ICP备案:沪ICP备15046367号    Email:info@bemedia.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