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主页 > 封面故事 > 北极的未来

北极的未来
采访 | 本刊记者 孙海燕 刘春兰    栏目:封面故事   来源:商业生态   发表时间:2016-01-25   浏览:805

      欧阳文
      挪威王国总领事馆(上海)总领事

      “对于政府和商业人士来说,如何找到环境与商业之间的平衡尤其重要,特别是北极这个区域又是那么‘脆弱’,无论是环境、植物,还是动物、水资源。因此,挪威政府的目标之一是为这些开发中的项目找到合适的平衡点。”


      北极,对于挪威来说,一直是非常重要的,因为挪威有很大一部分的面积在北极圈之内,我们是在北极圈以北居住人口最多的国家,10%左右的挪威人口生活在那里。北极区域成为我们外交政策中优先考虑的方面。之所以如此看重,出于很多原因,其中一个原因是气候变化。多年之前,科学家发现北极是非常适宜研究气候变化的地方。在挪威语里,我们会说:“在北极,你处在前排的位子来观察气候变化。”


      另外,挪威的政策之一是强调在北方地区的工商业发展,并且以十分谨慎的方式来发展经济。大约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时候,很多挪威人从北方迁往经济更发达的南方,这并不是一个好的发展方向,这使得挪威政府决定尝试加强北方经济的发展,从而让人们留在北部。在过去15到20年间,你可以看到北方人口与经济的增长,向南迁移的趋势已经停止,北方的经济增长速度甚至比南部更快。


      我们北方的经济主要有两大产业,其中一个是渔业,约30%的挪威海产行业的价值创造活动位于北方地区,挪威采取了长期实行负责任和可持续渔业政策。并且,挪威和俄罗斯还就两国共有鱼类种群管理开展了密切合作。另外一个上升的产业是油气开发。科学家们发现那里的海域蕴藏着巨大的油气资源,过去10年里,挪威的油气开发逐渐转移到北方。


      商业开发与环境之间,因其各自不同的出发点而往往会产生冲突,所以,对于政府和商业人士来说,如何找到环境与商业之间的平衡尤其重要,特别是北极这个区域又是那么“脆弱”,无论是环境、植物,还是动物、水资源。因此,挪威政府的目标之一是为这些开发中的项目找到合适的平衡点。我们有非常严格的环境法律,任何一个项目提议,都需要进行“环境后果”调查分析。为了建立起这套让商业与环境共处的标准,我们需要从科学家那里获取知识,正是他们能够发现这些举措是否安全。我们也会进行在商业组织与环保组织之间的公开辩论,特别是针对油气开发的话题。


      从外交政策来看,这里一直是一个和平的区域。在世界的很多地方,常常因为资源、边界而产生冲突,但我们看到,在北极这片区域,保持了和平稳定。我们针对北方地区的外交政策的目标是国际合作,让这个地区继续保持安全、干净与和平。


      Aili Keskitalo
      挪威萨米议会 主席

       “清洁能源的未来发展和萨米民族可持续地利用自然资源的知识是可以结合在一起的。但必须是非常巧妙的方式,既要尊重原住民权利,又要充分运用原住民的传统知识。”


      上个月,一群来自驯鹿放牧区的萨米青年来到萨米议会,加入了我与挪威石油和能源部长的一次会谈。这些年轻人和其他人一样担心驯鹿养殖业的未来。因为一项风力发电计划即将在驯鹿放牧区域的正中央启动。对这类发展项目,这群年轻的萨米青年是持反对意见的,因为这意味着要失去宝贵的驯鹿放牧区。在他们看来,这些地区已经承受了过多的发展项目,如旅游设施、配套社区中心的兴建,道路的修建等。


      同时,这些年轻人也越来越关注自己的话语权,并将目光投向创新的双赢解决方案。他们认为,这不应是一场打着气候变化名义的绿色殖民,清洁能源的未来发展和萨米民族可持续地利用自然资源的知识是可以结合在一起的。但必须是非常巧妙的方式,既要尊重原住民权利,又要充分运用原住民的传统知识。


      我和这些年轻萨米青年的忧虑是一样的。驯鹿放牧区附近的采矿项目同样具有争议。我认为,所有北极国家在批准任何影响原住民的土地或领土和其他资源的项目之前,应该通过相关的原住民代表机构,诚意与原住民进行协商和合作,征得他们的自由、知情同意。这也是《联合国原住民权利宣言》里的原则。



      Nina Jensen

      世界自然基金会挪威分会 首席执行官

      “一场能源革命正在全球上演。太阳能变得越来越有竞争力。锂电池储存技术和其他的可再生能源技术都取得了重大的发展。无论是全球还是北极,这都是绝佳的一个发展机会,理应受到所有人的拥抱。”


      此刻,北极正在我们脚下消融,因为全球气候变暖。我们将是迎来“无冰北极”的第一代,也只有我们这代人还可以为挽救全球气候变化做出一些努力。70%的气候问题源于化石能源。我们也清楚知道,气候变化是北极地区面临的最大威胁,如此情况下,人类难道还要去开发北极的油气资源吗?


      更何况,目前我们的相关技术、能力、设备,以及基础设施都尚未达到可以很好地处理发生在北极区域内的大规模石油泄漏危机的水平。我们也同样清楚知道,一旦人类开发北极地区的油气资源,这个地区的很多稀有物种将面临极大危机。此外,北极的油气开发还要承担巨大的财政风险,北极大部分的油田开发需要油价达到120~130美元/桶的水平,但目前的油价是50美元/桶。我们真的要将社会资金投放到这里吗?


      到2050年全球可以实现100%的可再生能源发电,但这需要政治意愿,需要资金投入,需要人们把眼光从传统的化石能源转向可再生能源。一场能源革命正在全球上演。太阳能变得越来越有竞争力。锂电池储存技术和其他的可再生能源技术都取得了重大的发展。无论是全球还是北极,这都是绝佳的一个发展机会,理应受到所有人的拥抱。因此,我们需要以“可再生”的眼光来看待北极,未来真正能够促进北极发展,提升这个地区的人们就业率的机会是在可再生领域。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图片看不清?点击重新得到验证码
网友评论 此文章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欢迎发表您的意见!

杂志订阅


BUSINESS ECOLOGY商业生态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转载或摘编!       ICP备案:沪ICP备15046367号    Email:info@bemedia.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