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主页 > 封面故事 > 对北极油气开发说“不”的理由

对北极油气开发说“不”的理由
文 | 本刊记者 刘春兰   栏目:封面故事   来源:商业生态   发表时间:2016-01-25   浏览:787



文 | 本刊记者 刘春兰  采访 | 本刊记者 孙海燕 刘春兰


      1962年,一家叫HUMBLE的石油公司(后与标准石油合并为艾克森美孚)在美国《生活》杂志上刊登了一则广告,称“HUMBLE每天提供的石油如果转化成热量可以融化700万吨的冰川”。现在的我们很难想象居然有公司敢如此冒天下之大不韪,53年前想出这个创意的人大约也没有料到广告中所言的情况以另外一种形式发生了—全球气候变暖导致极地的融冰速度不断加快,而气候变暖的主因是人类过度使用化石能源。


      带着这张旧广告,WWF全球气候与能源项目负责人Samantha Smith参加了今年1月份第四周在挪威特隆姆瑟(Tromsø)举办的“北极前沿(Arctic Frontiers)”大会,发表了主题演讲—“冰雪北极的绿色转型”。Smith认为,这个石油广告很好地证明了,关系气候变化的不只在于人类拥有什么技术,更在于人类将如何使用我们目前所拥有的技术。在她看来,已经有足够的研究和数据显示,未来的能源发展必须在气候变化的框架下制定,而北极的油气资源不应该开发。她利用英国《自然》杂志2015年1月7日在线发布的《为限制全球变暖2℃以内需禁止使用化石燃料的地理分布》文章里的数据为自己佐证。该文指出,如果想要实现决策者达成的全球温升幅度控制在2℃以内的目标,全球石油储量的1/3、天然气储量的1/2和煤炭当前储量的80%以上都应该保存在地下,并在2050年以前不应被开采使用。北极位列其中。


      但就在Smith发言的同一天,挪威石油和能源部宣布了第23轮石油和天然气许可证的出售招标,涉及区块57个,其中很多即将允许开发的区块已经逼近传统意义上被列为保护区域的北极海冰区,预计2016年的上半年,这些新的开采许可证就会被分配出去。对此,Smith的回应是:“挪威政府这是在拿纳税人的钱赌博。”因为根据公开数据推算,获得在巴伦支海石油试开采许可的公司,其75%的成本最后将由挪威政府通过退税的方式来承担。而且,非营利组织“碳跟踪计划(CarbonTracker Initiative)”去年发布的报告《碳供应成本曲线—石油投资风险评估(Carbon Supply Cost Curves: EvaluatingFinancial Risk to Oil Capital Expenditures)》预测,从现在到2025年间,将近1.1万亿美元的石油开发项目(包括北极的项目)要想盈利,需要国际油价超过95美元/桶,但事实是,在过去10年里,国际油价曾两次跌破40美元/桶。


      Smith还提及公平性的问题,她认为,北极的油气开发与其说关乎北极地区或北极的人们—虽然他们或好或坏都受到了气候变化的影响,不如说关乎那些最先承受气候变化后果的人们,比如受到海平面上升威胁的孟加拉国,后者永远也不可能从北极的石油和天然气开发中获利。她也提到,“我明白很多北极地区的社会群体等了数十年才等来这样一个分蛋糕的机会。但如果我们想要避免气候灾难,就要开始从另一个角度去思考问题,人类到底需要什么样的收入,什么样的生活,什么样的工作。”


      可再生能源,是Smith给出的答案。“事实上,在北极发展可再生能源需要哪些技术?怎么样让设备在严寒中保持运转?如何在偏远社区建立一个以社区为基础的电力供应设备?这些问题之前都没有被认真思考过。这其实意味着巨大商机正在等待政府和私人部门去开始第一次绿色的尝试。”Smith说道。她的同事WWF挪威分会首席执行官NinaJensen也表示,人口相对稀少的北极地区是进行可再生电力试点的理想之地,“自产自销”的电力生产模式可以为当地创造就业机会,并使北极社区更加“自给自足”,也可使其免于承受国际油价变动带来的负面影响。


      此外,Smith表示,不只是北极,全球都需要开发可再生能源。对于她的观点,挪威最大的私企之一Umoe(主要业务在航运和能源)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Jens Ulltveit-Moe表示了极大的赞同。他还表示:“中国在可再生能源领域表现出来的变革精神让我印象非常深刻,比如中国极大地降低了太阳能电池板的价格,使得太阳能在私有机构中更加具有竞争优势。”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图片看不清?点击重新得到验证码
网友评论 此文章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欢迎发表您的意见!

杂志订阅


BUSINESS ECOLOGY商业生态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转载或摘编!       ICP备案:沪ICP备15046367号    Email:info@bemedia.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