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主页 > 封面故事 > 油气开采,向巴伦支海出发

油气开采,向巴伦支海出发
文 | 本刊记者 刘春兰   栏目:封面故事   来源:商业生态   发表时间:2016-01-25   浏览:755


文 | 本刊记者 刘春兰  采访 |孙海燕 刘春兰


      在美国波士顿咨询公司近日发布的《2015经济可持续发展评估》报告中,挪威以100分夺得魁首,成为全球福祉指数最高的国家。撑起这份福祉的是挪威上世纪70年代开始发展起来的近海石油天然气工业。但经过将近半世纪的开采,随着现有油气田产量的下降,挪威要想继续“黑金”神话,亟需新的油气生产区填补下降的份额。位于北极的巴伦支海—据美国地质调查局数据,挪威巴伦支海拥有可开采的110亿万桶的石油和11亿万立方米的天然气储量—成为了挪威的剑锋所指。

      挪威石油和能源部今年年初刚刚启动的第23轮57个地块的油气许可证招标中,有54个地块位于巴伦支海域。这些许可证计划在2016年上半年颁发给石油公司。这也是挪威政府自1994以来,第一次开放新的巴伦支海开采许可。在石油公司摩拳擦掌进军巴伦支海的时候,以WWF为首的环保主义者则认为这是北极的一场“环境大灾难”。“目前,我们相关的技术、能力、设备以及基础设施都尚未达到可以很好地处理发生在北极区域内的大规模石油泄漏危机的水平。”WWF挪威分会首席执行官Nina Jensen分析说。

      面对这些质疑,著名石油石化服务公司Aker Solutions的北极知识中心经理Alfred Hanssen在今年年初的“北极前沿(Arctic Frontiers)”大会上辩解说,人们都误解巴伦支海了。他表示,很多人以为巴伦支海海风很强、海浪很高、气温极其低、灾难发生时无人搜救,但实际数据显示,巴伦支海自然环境并没有大家想象中的那么恶劣,甚至在某种程度上要优于挪威海,因此,在挪威海已经被实践可行的油气开采技术,只要稍作调整即可用于巴伦支海。

      同样的说法出现在挪威国家石油公司Statoil负责勘探的执行副总裁Tim Dodson口中,他说:“不只有一个北极。根据北极海域环境的不同,Statoil将北极分成了三类—可操作的北极、延伸的北极、极端的北极。在可操作的北极海域中,很少甚至没有海冰。巴伦支海和挪威海北部毫无疑问属于可操作北极的范畴。


      雄心勃勃的北极油气政策

      “当我开始我的政治生涯时,我的感觉是,大部分北方的政客都在向南看。但现在所有的人都在北望,看向北极。”挪威外交大臣Børge Brende说道。Brende的经历指向的是挪威近十年来的政策导向—发展挪威北部。在挪威的这个高北(High North)发展战略中,开发挪威海北部及巴伦支海域油气资源是非常重要的一环。


      尽管外部争议不断,挪威政府支持开发巴伦支海油气资源的态度也很明确,在去年新发布的北极政策报告中,明言要将石油和天然气行业打造成为挪威北方经济发展、增加就业的最大引擎,执行一个雄心勃勃的油气政策。2010年达成,翌年生效的《挪威与俄罗斯关于巴伦支海和北冰洋海域划界与合作条约》厘清了两国在巴伦支海域的边界划分问题,则扫除了巴伦支海油气开采的一大障碍。第23轮的油气许可证招标中有8个地块已逼近俄罗斯边界。


      事实上,为了推进巴伦支海油气开发,挪威政府早已开始有关的战略部署,首先是支持开采技术研究和知识积累。比如在2005年,挪威政府联合其他北极国家开始了以解决有关石油科技发展的关键性问题和技术标准为重点的《巴伦支海2020计划》。再如,去年,在挪威石油和能源部的支持下,一所北极地区石油天然气作业专业技术研究中心在特隆姆瑟大学—挪威北极圈大学(UiT)成立。此外,挪威的CCS(碳捕捉和碳储存)技术研发工作也一直走在世界前端。


      除了技术问题,挪威政府以及希望在挪威北方大展拳脚的企业还面临着这样的挑战:油气开采这样的现代化工业如何与渔业等传统行业共存;在追求经济发展的过程中,如何维持萨米族(生活在挪威、瑞典、芬兰、俄罗斯北方边境的原住民群体,被誉为欧洲“最后的土著”)的传统生存环境。对此,Brende回应道:“负责任的资源管理是确保高北地区经济可持续发展的关键。我们必须保证新兴行业和传统行业可以并肩前进。事实上,挪威过去几十年的经验已经证明,近海渔业和石油天然气工业是可以共存的。”


      相对于政客的自信,UiT大学校长Anne Husebekk的回答则有所保留,且偏向对“气”的开发。“现在全球油价低迷,挪威北方继续走石油发展这条路不太现实。在报告中,我们提出,液化天然气可能才是巴伦支海主要的产品。当然这还有待观察。天然气是石油和可再生能源之间的一个选择,在清洁度上,它比不上后者,但相较于石油,二氧化碳排放更少。”Husebekk所说的报告是今年年初由她和另外两名来自瑞典、芬兰的专家组成的独立专家小组发布的“北极发展机遇(Growth from the North)”报告。报告认为,液化天然气和可再生能源、绿色采矿解决方案、旅游业和极地气候解决方案是挪、瑞、芬三国发展北部的四大驱动器。


      探索绿色油气开发

      “随着北极的规模开发逐渐变成现实,我们可以生产更多的石油,但所有的开采行为必须遵循最高的环境标准,并且不能违背低碳经济的目标。”Brende强调。这也是挪威政府面对外界反对北极油气开发的声音时不断重申的一点。挪威80%的油气生产由Statoil负责,因此,Statoil无疑是Brende所言的这个绿色油气开发路径的重要执行者之一。


      “石油和天然气依旧是未来能源组合中的重要部分。这意味着,石油产业不应该只是问题的制造者,而应该成为解决方案的一部分。”Statoil的北极运营战略副总裁AlisHelene Tefre说道。她指出,二氧化碳(Carbon)、竞争力(Competitiveness)、社区(Communities)—3C,是释放巴伦支海油气资源潜力面临的三大挑战,其中,碳排放问题是最迫切需要解决的。


      发展CCS是Statoil应对二氧化碳问题的重要手段之一。1996年,Statoil挪威北海的Sleipner油气田启用了全球第一套大型CSS系统。而在巴伦支海的Snøhvit 气田中,专门有一个钻井(共有9个钻井)用于将从天然气里分离出来的二氧化碳重新注入2600米以下的海底地层。满负荷运转的Snøhvit气田通过CCS技术每年可减少70万吨的碳排放量。Snøhvit也是挪威大陆架上第一个没有海面设施的气田,所有设施在海底300米之下,如此就不会影响到海面之上的渔业活动。


      作为巴伦支海的第一个离岸项目,Snøhvit气田从1984年被发现到真正开始对外供气用了26年。“所有的北极项目都需要时间。这个时间通常比我们预料的还要长。我们会利用这段时间去和供应商、政府、社会民众一起去找到更加可靠的、可持续的开发方案。”Doson说道。挪威另外一家能源公司GASSCO的项目经理Britt Aarhus同样表示,巴伦支海不会马上进入大规模的开发阶段,因为边际收入太低,拿到开采许可的公司会延迟开发,等待合适的时机。


      目前,Statoil正广泛地在挪威北方与大学、竞争对手、供应商开展合作,为即将到来的发展做准备。“我们有一个专门的团队在挪威北方致力于和当地的利益相关方进行沟通。”Tefre说道,在她看来,社区是3C当中的关键挑战。去年瑞士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公布的全球可持续发展企业百强排行榜上,Statoil在全球能源公司中位列榜首,在所有企业中排名第四,诚然,Statoil的运营实践的确在遵循着非常高的标准。但巴伦支海域的油气资源开发显然不是Statoil一家企业之力就可以完成的,这就意味着,任何一块“短板”都有可能对北极区域甚至全球造成严重影响。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图片看不清?点击重新得到验证码
网友评论 此文章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欢迎发表您的意见!

杂志订阅


BUSINESS ECOLOGY商业生态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转载或摘编!       ICP备案:沪ICP备15046367号    Email:info@bemedia.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