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主页 > 动态 > 环评新机

环评新机
文 | 本刊记者 刘桂颖   栏目:动态   来源:商业生态   发表时间:2016-01-25   浏览:450

文 | 本刊记者 刘桂颖
  
       2014年4月24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八次会议表决通过了《环保法修订案》,新法已经于2015年1月1日施行。而“环评”制度的改革,则成为“新环保法”中人们关注的一大焦点。(环境影响评价简称环评,英文缩写EIA,即Environmental Impact Assessment,是指分析项目建成投产后可能对环境产生的影响,并提出污染防治对策和措施。)新环保部部长陈吉宁在全国人大两会记者会上说,环保部将深化环评制度改革,彻底解决“红顶中介”的问题(“红顶中介”即企业与政府部门的权钱交易)。同时,陈吉宁宣布,“环保部所属事业单位的八个环评机构,今年率先全部从环保部脱离 ”。政府、企业、环评机构之间,复杂的利益链关系是否会因“脱离”而打破?在复旦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系教授包存宽看来,“脱离”可以是一个解决环评系列问题的切入口,而关键点甚至可以说是环评改革的牛鼻子,应该是环评审批。

      Q&A
      《商业生态》: 新上任的环保部部长陈吉宁宣布说环保部所属的环评机构将逐渐从环保部脱离,您怎么看?
      包存宽:早在2004年潘岳分管环评后不久,刮起过一阵子所谓“环评风暴”,之后声音小了许多。“脱钩”的说法其实早在2008年秋天就开始有了。这次陈吉宁再次提及8个环保部直属的环评机构脱钩,并在随后不久环保部下发了《全国环保系统环评机构脱钩工作方案》,也不妨将此次脱钩视为又一次“环评风暴”:只是第一次即潘岳时期的“环评风暴”是针对企业和建设项目的环评违法、违规行为的,而此次的“环评风暴”是针对环保部门和环评机构自身的—即陈吉宁所说的“卡着审批吃环保、戴着红顶赚黑钱”。

      《商业生态》: 环评脱钩有这么难吗?
      包存宽:脱钩难,难在环评工程师、环评机构和环保部门三方都不愿意。首先,环评从业人员尤其是环评工程师不愿意脱钩。脱钩是要求具有事业编制的环评工程师变成企业编制。其中,年龄稍大的环评工程师,绝大部分人宁肯放弃环评业务,也要保留其事业编制。
      其次,环评机构也不愿意脱钩。近些年来,许多省级、市级环科院所的项目环评业务费占到全院所总经费的比例高达70%~80%甚至更高。环评脱钩之后这么一大笔业务就没有了。
      最后,对于各级环保部门来说,脱钩也是不大情愿的。各级环保部门与环科院所之间存在上下级隶属关系。这三个方面的关系交织在一起,各级环保部门与环科院所(及其环评机构)之间的关系也应显得有些“微妙”了。“卡着审批吃环保、戴着红顶赚黑钱”的现象也就不足为奇了。
      这里,我要补充一点,脱钩能否解决当下环评存在的独立性和客观性不足这一问题,也是值得讨论的。至少我个人觉得,要确保环评的独立性和客观性,未必只有脱钩一条路。当前的环评制度有一个带有计划经济色彩的特点—环评的审查(对于规划环评)和审批(项目环评)上。这个审查和审批实际上就把环评机构和环评委托方—实为环评责任主体的项目建设单位或规划编制机关“推”向了同一个战壕、同一目标。

      《商业生态》: 就是说我们只关注事前的审批,而缺少事中、事后的监督,是吗?
      包存宽:对的。举个例子,企业通过环评,才能去发改委、土地部门、规划部门办项目的立项、土地、规划等相关手续,才能去银行贷款,办理所有这些手续都需要在环评审批之后进行。也就是说,环评及环评审批就是建设项目的准生证。
      未来应该改革环评审批制度:一方面弱化环评的事前行政审批,尤其是将环评审批从一直被强化、越来越复杂、偏重技术性转向合法性和程序性审批或审查,促进环评回归至为建设单位或规划编制机关决策提供科学依据的本质上来,而非帮建设项目“拿”环评批文。
      另一方面,强化事中监管和事后的损害赔偿和责任追究及处罚,一旦企业出了环境污染事故,或者排污不能达标,或者其违法排污行为遭到老百姓举报,按照新环保法,对污染企业的处罚可谓“上不封顶”,比如赔偿及处罚过亿元。企业受罚后,肯定会去想,环评谁帮着做的?污染治理设施或污染事故风险防范措施谁给设计的?其中,环评单位承担多少连带责任?这样,法律应该首先罚企业,企业自然就去追究提供服务的环评机构了。而过去,对环评机构的处罚只是其所收取环评费用的一倍以上、三倍以下的罚款,比如环评机构收了10万元环评费,出事了最多被罚30万元。
      所以我觉得,首先要监管、处罚企业的环境违法行为,像李克强在记者会上说的,让企业承受付不起的代价。

     《商业生态》: 那如何抓环评违法?
      包存宽:陈吉宁在两会期间说到今后要让环境守法成常态。这说明什么?当下和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里,环境违法可能是常态。在违法是常态的情况下,你说环境质量能改善吗?脱钩应该只是形式,问题根源应在于对包括环评在内的环境违法的处罚和责任追究上。比如一家企业在没有做环评的情况下,或者说做了环评但没通过审批,项目就先上马了。按照过去法律法规,企业受到的处罚就是停止施工、补做环评、接受处罚,而处罚额度是区区20万元,这一罚款额度对于动辄投资数十亿甚至上百亿、数百亿元的大型项目来说简直就是“九牛一毛”。前些年的环评风暴抓的就是这个,查到违法在建项目也只是停工去补办环评手续。
     这里,存在一个逻辑上问题:假设一个规规矩矩的企业,可能会做了环评却未通过审批而不能立项;另一个“环评违法”企业,不做环评或未等环评通过审批先开工建设甚至项目已经投产,一旦被查到了(这里应该有一直未被查到的企业),充其量也就是停工、补办环评、接受小于20万元的罚款。而这种补办环评手续往往就是生米煮成饭,也就通过审批了。更为要命的是,还有不在少数的非法企业、地下黑工厂,这些企业何谈去守环保法?

      《商业生态》: 新环保法对“环评违法”企业的处罚有什么不同?
       包存宽:按照新环保法,出现环评违法,除过去的停工,补办环评手续、罚款以外,甚至可以责令建设单位恢复原状。恢复原状意味着什么?不管你建到什么程度,你把占用的土地退出来,是农田就要恢复为农田,是村庄就要恢复为村庄,是所谓“荒山、荒滩”(实则为提供生态物品和生态服务的生态空间)的要恢复为“荒山、荒滩”。这对建设方很有威慑力。不是停建后补办手续交罚款,而是恢复原状的话,投资几千万元就可能会打水漂了。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图片看不清?点击重新得到验证码
网友评论 此文章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欢迎发表您的意见!

杂志订阅


BUSINESS ECOLOGY商业生态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转载或摘编!       ICP备案:沪ICP备15046367号    Email:info@bemedia.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