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主页 > 封面故事 > 最北大学:焕发城市生机

最北大学:焕发城市生机
采访 | 本刊记者 孙海燕 刘春兰   栏目:封面故事   来源:商业生态   发表时间:2016-01-06   浏览:847


文、摄影 | 本刊记者 刘春兰 采访 | 本刊记者 孙海燕 刘春兰


      下午3点不到,夜色已经笼罩上特隆姆瑟这座北纬69°20ˊ的城市,一丝新月悄然挂上天边。城市北面的UiT(The University of Tromsø – The Arctic University of Norway,特隆姆瑟大学-挪威北极圈大学)特隆姆瑟校园内渐次亮起了灯光,橘黄色的暖意从一排排窗户里透出来,和建筑外的冰天雪地交辉相映。穿过校园中央积雪覆盖的广场,来到UiT行政大楼,温暖灯光下,校长Anne Husebekk一袭黑裙,严谨学术风不彰自显,蓝色宽边丝巾又为她添上一抹温柔。


      Husebekk和这所大学的渊源可以追溯到40年前。1975年,她选择了刚建校不久的UiT的医学专业,步入大学生涯,一直在UiT读到了博士后,然后水到渠成,留校任教,开始职业生涯。Husebekk表示,这是很多UiT教师的成长路线。2013年,她被推选为UiT的校长,在这条路上又跨进了一步。


      什么样的大学,可以吸引一个人驻足40年甚至更久?故事需要从它所在的城市或地区说起。


      与城市共生
      特隆姆瑟是挪威北部的重要城市,中心地带是峡湾中的一个狭长岛屿。早在19世纪末,这里已经成为北极圈内一个主要贸易中心。不过,特隆姆瑟真正发展起来是在上世纪60年代之后,准确来说是源于1968年的一项决定—那一年,挪威政府在特隆姆瑟画了一块圈,计划兴办一所大学。


      即使现在,挪威的人口分布依旧是南多北少,半个世纪以前,这种对比更明显,广袤的挪威北部人烟稀少。当时的挪威政府意识到,这个国家需要一个相对分散的人口分布,然而,要让人们尤其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才愿意留在北方,进而推动当地的经济、社会发展,不仅需要建造好的基础设施如医院、学校等,还需要培育好的文化环境,而且后者更为根本。成立高校是挪威政府实现该目标的第一步。


      这就是UiT的缘起。1972年,UiT开始招生,再3年,Husebekk来到了特隆姆瑟。至今每一年都有很多青年男女像当年的Husebekk一样前来UiT求学。据统计,70%的UiT毕业生选择了留在挪威北部发展,这些学生活跃在医学、社科、科技、人文、法学等众多领域。从这个意义上来说,UiT实现了建校时的初衷。


      作为大学所在的城市,特隆姆瑟是“近水楼台先得月”,除了接收UiT输送的高等教育人才,城市的中小企业尤其是海洋生物科技的企业也多源于大学的研究孵化,这些中小企业为市民创造了更多的就业机会。城市文化生活也因为大学的存在呈现出蓬勃状态,比如每年前来特隆姆瑟演出的著名俄罗斯马林斯基歌剧团就得益于UiT组织的文化交流活动。而特隆姆瑟被认为是一个多元化、国际化的城市,更是与UiT约10%的国际师生有很大关系。


      因此,在谈到特隆姆瑟的优势时,Jens Johan Hjort脱口而出,“UiT”。这位特隆姆瑟市长直言UiT是城市取得如今成就的主因,“UiT为特隆姆瑟培育了一大批在研究、生物科技和北极科学等领域的人才,正是这个原因,北极理事会在2013年选择在这里成立常设秘书处。”UiT以及围绕校园而建的挪威极地研究所、挪威海洋研究所等研究机构,是特隆姆瑟作为一个国际北极研究中心的底气所在。


可以说,在UiT成立之后,再谈特隆姆瑟的发展就绕不开这所大学。“如果没有大学,特罗姆瑟很难吸引人们前来居住或者就业。”Husebekk说道,当然这种作用并不是单向的,“大学和城市社区之间、城市不同组织之间的互动都非常多,UiT需要社区的滋养才会越来越好。所以,我们将彼此看成一个相互帮助,共同成长的伙伴。”


      高北发展战略
      特隆姆瑟的很多机构都带有“全球最北”的字样—全球最北的教堂、全球最北的植物园、全球最北的天文馆、全球最北的小酒厂……UiT也不例外,是全球最北的大学。但“最北”之于UiT,绝不仅是一个形容词。“UiT是挪威四大综合大学之一,同时我们肩负着非常明确的北极责任。”Husebekk表示。


      在2009年1月和2013年8月,相继与特隆姆瑟大学学院(The University College of Tromsø)和芬马克大学学院(The University College of Finnmark)合并后,UiT形成了目前的“特隆姆瑟大学-挪威北极圈大学”,除了特隆姆瑟校园,另有还有4个校园。同时,UiT公布了一个“高北发展战略(Developing the High North)”,明确提出要成为变革中的北极地区以及北极社会的尖端知识创造者和传播者。


      如今说到北极,“气候变化”和“油气资源”两个词出现频率很高,它们也是全球将目光投向这个地区的重要原因。这两个领域里自然也成为UiT关注、研究的方向。


      在气候变化方面,UiT除了关注北极气候、环境变化的原因及影响,也积极参与解决方案的探索。“我们正在试验利用捕捉到的二氧化碳进行海藻养殖。在海产养殖业中,三文鱼需要通过食用海藻来获得ω-3脂肪酸(三文鱼的高营养价值所在)。”Husebekk提到的这个研究方向从2013年开始就被挪威的政产学研各界所关注。


      近年来,挪威走在了碳捕捉和碳储存(Carbon Capture and Storage,简称 CCS)技术研发的前沿,但如何处理这些捕捉到的CO2一直是个困扰。同时,挪威的海产养殖业(主要是三文鱼)面临着ω-3脂肪酸的短缺。众所周知,人们青睐三文鱼是因为它富含人体所需的ω-3脂肪酸,野生三文鱼通常通过进食海藻、浮游生物或捕食其他鱼类获得这种脂肪酸,而养殖场里的三文鱼只能通过鱼饲料补充。目前,鱼饲料中的ω-3脂肪酸主要源于低营养价值的鱼类或南极水域的磷虾,但营养品和制药行业同样大量需求ω-3脂肪酸,导致市场供应不足,价格上扬。而且,由于近年来捕捉数量急剧上升,磷虾的繁衍已经受到威胁。


      因此,利用CO2 配合光合作用养殖海藻获得鱼饲料中所需ω-3脂肪酸的研究一旦可以规模化应用,不仅可以解决三文鱼养殖业的饲料问题,间接保护磷虾的物种繁衍,更重要的是,它将为CCS的商业应用提供一个成功样本。目前,由挪威政府提供100万美元支持的研究项目已经在挪威蒙斯塔德技术中心(全球最大的CCS技术研究中心)、卑尔根大学及挪威海产养殖业的合作下开展。UiT也在密切关注着这个研究方向。


      相对“气候变化”方面的研究,“油气资源”领域的问题更复杂,历来北极地区的潜在油气资源开发的争议就颇多,这种情况也反映在UiT的学术研究方向上。在UiT,既有2014年新成立的北极地区石油天然气作业专业技术研究中心,主要研究如何以负责任的态度开采巴伦支海和北极海的油气资源,也有其他研究中心在探索北极海底的天然气水合物释放出来的甲烷是否是合适的未来替代能源,因为甲烷的温室效应是CO2 的20~30倍。


      但无论是哪个领域或学科,UiT的研究都是专注在基础科学研究的范畴。这和UiT的公立性质有关,它的资金支持来自于政府。不过,这不代表UiT不关注研究成果的商业开发,校长办公室的高级顾问Geir Gotaas表示:“政府或者挪威研究委员会鼓励所有的挪威大学或学院在研究之后要考虑商业应用,但我们更擅长的是做研究。事实上,学校自己去做商业化的动作是没有必要的。我们的基础研究完成后,自然会有合作伙伴从中寻找商机,将我们的研究成果进行商业开发,我们只要跟进这个过程,就可以看到最后的产品,这样更加合理。”


      此外,原住民群体也是UiT北极使命中的关键词。Husebekk说:“原住民群体是北极地区的珍贵财富。有关这个地区的任何项目,如果不充分考虑原住民群体的需求,都将很难顺利开展。”UiT有专门学习萨米族(生活在挪威、瑞典、芬兰、俄罗斯北方边境的原住民群体,被誉为欧洲“最后的土著”)和原住民群体研究的萨米研究中心(The Centre forSami Studies),也是国际上少有的设置了原住民比较学研究硕士课程的大学。


      站在国际的肩膀上
      2012年8月12日晚上9点,由于极昼的关系,拉着行李走出特隆姆瑟机场的金艺瞬间被明媚的阳光点亮了心情,她是前来UiT修硕士学位的上海姑娘,专业是“创业与企业家精神(Business Creation and Entrepreneurship)”。两年学习结束后,金艺先是留在了特隆姆瑟工作,今年年初,又到了挪威的另外一个城市—特隆赫姆(Trondheim)。据她说,挪威政府担忧将来石油资源枯竭,所以非常注重科技创新和发展,大量投资中小企业,努力开辟新产业,她所学的专业就是研究如何将开发出来的新技术推向国际市场。


      UiT和全球不同院校、研究机构之间签订了200多份合作协议,因此,除了像金艺这样的国际学生,UiT每年还有很多交换学生或交换学者。金艺谈到自己的切身感受:“UiT是一所国际化程度比较高的大学,虽然身处遥远的北极,仍然陆续吸引不少学生和学者来UiT求学和做研究。”


      事实上,为了吸引好的学者前来UiT任教,UiT是不遗余力的。Husebekk介绍说,UiT的教授包括副教授每工作四年,第五年就可以申请学术假期,到全球任何一个地方去做自己喜欢的研究,这个制度从建校开始沿用到了现在。据悉,这样频度高且更开放的学术休假在其他大学并不常见。“也许刚建校的时候,这是吸引学者的工具,是卖点。但现在,这个制度依旧有它存在的意义,它在帮助UiT建立国际合作关系,拓展学术交流方面,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Gotaas分析道。


      通常,UiT的教授会利用学术休假的这一年到全球不同地方,和相同领域的专家沟通、交流,发表论文。教授之间的合作是UiT开展国际合作的另一种常见形式。目前,UiT和中国之间的合作主要就是教授间的学术合作。Husebekk也表示,UiT已经有了具体的拜访中国的计划,并希望和至少两所中国大学签订合作意向,“应该是涉及北极研究的大学。中国也是北极理事会的观察员。我相信这样的合作也是中国的伙伴所需要的。”


      可以看到,通过广泛的国际合作,UiT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除了看得更高、望得更远,国际话语权、国际影响力也随之而来,尤其是在北极逐渐变成“全世界的北极”的当下。每年1月份的第四周,来自全球的上千名政府代表、科学家、企业家、媒体人、NGO人士飞往特隆姆瑟,坐到UiT校园内,参加“北极前沿(Arctic Frontiers)”这个大型的北极事务论坛,共同探讨如何实现北极环境、社会的可持续发展以及经济的适度增长,就是这种影响力的表现。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图片看不清?点击重新得到验证码
网友评论 此文章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欢迎发表您的意见!

杂志订阅


BUSINESS ECOLOGY商业生态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转载或摘编!       ICP备案:沪ICP备15046367号    Email:info@bemedia.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