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主页 > CSR&社会企业 > 身心障碍者的胜利

身心障碍者的胜利
文 | 本刊记者 刘春兰   栏目:CSR&社会企业   来源:商业生态   发表时间:2016-01-04   浏览:651




文 | 本刊记者 刘春兰


    “孩子们”,是张英树常挂在嘴边的词。他把所有在“胜利”的庇护工场(提供庇护性就业服务的场所,属于身心障碍者就业类型之一)里工作的员工称作孩子。“胜利”的全称是财团法人台北市私立胜利身心障碍潜能发展中心,成立于2000年,其前身是“屏东基督教胜利之家”的台北事务分所。后者是由一对挪威夫妇在1963年建立的台湾地区第一所小儿麻痹儿童之家发展起来的。


    如今在台湾谈身障就业,绕不开张英树和他带领的胜利。过去十五年里,张英树和他的孩子们在职场上不断突围,从资料建档到视觉设计,从餐饮服务到经营加油站,从设计生产手工琉璃到加盟全家便利商店,从制作手工甜点到数码印刷服务……他们一次又一次地让人们为他们身上的无穷生命潜力而注目。

身障者需要机会
    张英树坐在办公椅上,微微前倾双臂托在桌沿,浑身透着沉着与自信,旁边的一副腋杖是他的助行辅具。尽管从小被教育“你跟别人没有什么不一样”,尽管成长之路一直顺遂,从小学念到大学,毕业后进入证券业工作,但从幼时开始就伴随着他的小儿麻痹症,让张英树一直关注着与自己身心状况相似的群体,并最终促使他放弃优渥工作,扎入了身障就业服务这个充满挑战的领域,先是就职于屏东基督教胜利之家,后在2000年选择创办现在的胜利。


    张英树称自己好奇,热衷冒险,喜欢做大家没有做过的事。胜利延续了他的这种特质,甫成立就称“希望成为不靠募款,在财务上能自给自足的公益组织”。这对于公益组织多依赖社会捐赠的固有认知是一种颠覆。不过,张英树和他的孩子们很快就用行动告诉人们,他们说到做到。


    胜利的第一个事业体是资料建档中心。这和屏东基督教胜利之家在该领域的积累有一定渊源。但之前在证券业的工作经历让张英树一开始就把胜利的建档服务对象锁定在银行身上,在他看来,银行对资料的安全性和正确率的高要求,正是胜利锤炼自身专业性和竞争力的机会。“安全性可以透过计算机系统的辅助帮忙实现,但正确率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凭借自身的计算机专业背景,张英树充分运用了科技来解决资料安全的问题,然后将更多的心思投放在追求正确率上。除了对整个工作流程进行再设计,使其适合身障者开展工作,胜利还为孩子们安排了专业的技能培训,并充分挖掘他们身上的团队合作精神。最后,胜利的建档正确率达到了99.99%。


    第一年,胜利资料建档中心就实现了净利上百万元新台币。创办至今,胜利一直是台湾地区“中国信托商业银行”最大的信用卡委外建档单位。目前,建档中心仍是胜利的重要事业体之一。乘着建档中心一举成功的东风,胜利随后几乎每1~2年都会完成一个事业体的开发,至今,胜利仍在稳定经营的事业体已超过10个,事业体覆盖的领域除了建档,还有餐饮、印刷设计、便利商店、加油站、手工琉璃等。


    “我一向的信念是,只要有市场,身障者需要的是你给他一个机会。但市场在谁的手上?是在开发者经营者的手上,不是在第一线工作人员的手上。我们的责任就是把这个市场机会找进来。然后通过SOP(Standard Operation Procedure,标准作业流程),通过团队合作,孩子们就可以有一个比较好的产出。”张英树说道。


不仅要竞争还要做品牌

    清晨,台北松山医院对面的胜利全家便利店里,茶叶蛋散发着诱人香味。如果你尝过胜利经营的四家全家便利店的茶叶蛋,一定会惊讶于它们的味道居然一模一样,因为就连全家都不敢否认,全台湾3000家加盟店依照它标准手册上关于煮茶叶蛋的三行字所煮出来的茶叶蛋味道不大一样。


    胜利是如何做到的呢?“因为我们的SOP已经切割到二十多个步骤。第一层蛋要摆几颗?怎么摆?茶包要放在第几层第几个鸡蛋的位置?加多少水?这些要求都在里面。”在张英树看来,根据身障者的工作习惯和特性,对所有的工作流程进行再设计,再在实际中不断进行调整最终形成的属于胜利自己的SOP不仅是现实的市场需求,也是提高孩子们的工作效率与胜利竞争力的有效途径。胜利的不同事业体都有自己的SOP。


    事实上,这也成为胜利在市场上的核心竞争力之一。例如,胜利从2009年开始经营台北建国南路的加油站,通过细致的工作流程切割和辅具使用为客人提供的服务和一般加油站是一样的,甚至更优秀。它还是岛内唯一一家通过ISO9001和ISO14001认证的加油站。


    团队工作是胜利强调的另一方法论。胜利会依照孩子们的不同障别对其进行专门的评估及训练,然后依据每个人的个性及能力分派工作,并鼓励他们相互扶持,截长补短,实现1+1>2。
“甚至,我们希望下一步做到让其他的弱势种群也加入胜利的工作团队,比如低收、单亲、少数族裔,这些都是可能的。”张英树表示。


    目前,胜利有近300名员工(大部分为身心障碍者),2013年的运营资金达到5.6亿元新台币(约合1.1亿元人民币)。未来,若要解决更多身障者或其他弱势族群的就业问题,需要这个平台变得更大。张英树说:“前面十年,胜利是在尝试各种不同的领域。后面十年,我们会试图扩大规模,进行复制。像胜利的全家便利店和加油站目前就在做复制,因为这两个是我们熟悉也比较稳定的商业模式。在胜利内部,未来想做的事情跟食品安全有比较大的连接。因为这几年台湾食品问题很严重,通常哪里有危机,哪里就有机会。我们可能会推出胜利的牛肉面品牌、调理食品品牌、酱料品牌,现在,这块还在审慎的评估当。”目前,胜利已经在做产品的研发。


社不社企没关系
    当社会企业(以下简称“社企”)议题2007年因为一场“社会企业创业大赛”在台湾开始被热议时,很多人发现胜利很接近他们理想的社企概念(通过商业手段解决社会问题),张英树也被冠上了新身份—社会企业家。


    张英树确实是台湾较早接触社企的一批人,他是当年那场大赛的评委之一,也时常受邀参加社企相关的活动,2013年年底,他还兼任了台湾若水国际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若水”)的执行长。若水正是当年大赛的发起者,但从2012年起开始由社企创业投资者转型为一家致力于解决身障就业问题的社会企业。因此,对于社企当下在台湾被讨论得最多的几个焦点,张英树都有自己的思考。


    比如,社企是否需要立法?张英树的答案是肯定的。在他看来,立法可以让社企有一个法律位置,当人们尤其是一腔热血的年轻人在做社企时,至少知道社企必须包含哪些基本要求。而在社企的定义尚不明朗的现在,张英树自己也不确定胜利是不是社会企业。当然,他也表示,无论是否立法,胜利还是那个胜利,在做的事情都会继续走下去。


    再如,在台湾,被列为社企类型之一的NPO事业化现象很普遍,对此,张英树感触颇多:“现在很多NPO太偏商业营运这一块了,但它们只看到商业营运的结果,看不到商业营运的专业。这就像天平的两端,一方面要走商业的经营模式,一方面又不能忽略了机构当初为什么要做事业投资,两者要得到一个平衡。”


    张英树认为,当下无论是谈社企或是NPO甚至是企业本身,一定要回归到本质问题,那就是:当初为什么想做这件事情?谁得到了好处?在前两个问题的基础上是否经得起考验,
做到可持续?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图片看不清?点击重新得到验证码
网友评论 此文章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欢迎发表您的意见!

杂志订阅


BUSINESS ECOLOGY商业生态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转载或摘编!       ICP备案:沪ICP备15046367号    Email:info@bemedia.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