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学徒到家具升级改造设计师,他们在旧木中封存上海弄堂时光

文/王宇博


qr-code